台大社會系副教授分享文:國際移工 台灣請不要虧待他

外籍看護

他們是來台灣打工的越南外勞。
為了來台灣,他們付了高達五千或六千美元的外勞仲介費,相當於來台打工的十個月薪水。
儘管,越南政府規定越南外勞仲介只能收取最高一個月薪水的仲介費,
儘管,台灣政府規定台灣外勞仲介只能在雇用期間收取每月一千五到一千八百元的服務費。
○六年後,台灣政府基於逃跑率過高的理由,凍結越南家庭監護工的引進。
由於工作機會變少,在需求不減的狀況下,越南的外勞仲介費金額在近年來節節升高。

感冒未癒上飛機,在流感蔓延的時節,我是一個不受歡迎的旅客。每一回咳嗽,就引起旁人側目,人們隨即有意或無意地退了兩步,和我保持距離。
戴上口罩的我,蜷縮著虛弱的病體,坐在窄小的經濟艙椅裡,勉力控制自己不要再咳了,也暗暗盼望周遭的旅客不會給我太多的白眼。

坐在我旁邊的旅客來了。他和伙伴們成群結隊,穿著同樣的新外套,略帶緊張,又非常興奮。
這個二十出頭的少年郎,頂著一頭濃密自然捲的黑髮,只能說幾句簡單的中文,對我靦腆地微笑。
我問:「第一次坐飛機?」他用力點頭,開心地嘴露出一口白牙。

我仍間歇地咳著,不好意思地轉頭對著窗。
捲髮越南郎拍拍我的肩,溫柔地遞給我一坨白色東西,啊,那是棉花,他們用來塞在耳朵裡,以因應起飛時的壓力變化,他們相互分享,
包括與我這個陌生的病人。

在離河內不遠的村莊裡,我遇見好幾位從台灣返鄉的外勞。其中有成功的故事,如在台灣工作九年,存下的錢得以買地蓋房。
但也有許多人不但未能衣錦返鄉,反而負債累累。
一位女性來台幫傭,丈夫在半年後意外身亡,她只好辭職返鄉處理後事,但仲介不願退還仲介費,她無力償還高利貸。
另一位在來台灣一年後就遭雇主辭退遣送,她賺的錢只能勉強打平人力仲介費。

中山大學王宏仁教授的研究發現,越南移工在台灣的平均工作時間只有一年半。
越南社會發展研究中心的調查也顯示,只有六成多的越南移工能夠順利完成三年的工作契約,其餘的三成被強迫遣返,或自願提早返鄉。
剩下六%,則是離開工作崗位,繼續待在台灣打工,成為所謂「逃跑外勞」。

我在越南也認識了阿秋和她的台灣男友。
她先來台灣擔任監護工,照顧的阿嬤卻在半年後就往生,她擔心無法轉換雇主,會被遣返回國,於是她離開了原雇主,到一家小工廠擔任清潔工。
她「逃跑」之際竟然還打電話通知雇主,好讓他們有心理準備。阿秋工作幾年後被警察抓到,才被送回越南。

移工離開契約雇主的主要原因,依不同的職業而有差異。
監護工最常因為工作負擔太重、工時太長而離開;女傭則與勞雇關係不和,或是雇主態度不佳有關;
許多製造業工人逃跑,則因為近年來經濟不景氣,沒有足夠加班工作,相對於當初支付的高額外勞仲介費,現職無法獲得令人滿意的經濟收益。

最常見的逃跑原因是移工希望能夠延長待在台灣工作的時間。
因為如果離境後要重新來台灣工作,她們必須再度付外勞仲介費,並要待在家裡失業一陣子等待新工作的申請。
這解釋了為何很多逃跑案例發生在合約的尾聲,或當雇主可能終止契約或不願展延契約的時刻。

聯合國已經正名,不再稱呼「非法外勞」或「非法移工」。
因為,人沒有「合法」、「非法」之分,他們的跨國遷移或滯留,固然缺乏地主國的許可,但並非刑事犯罪。
為了避免歧視與排斥,我們應改稱「無證外勞」(其居留或工作證件不符法律規定)。

阿秋在無證工作的時候,認識了台灣男友。現在,他每幾個月就想辦法請假來探望阿秋,兩人努力地維持遠距戀愛。
阿秋因為有逃跑的紀錄,不可能(以真名)再來台灣打工。
兩人雖然有結婚的計劃,但因為過去的紀錄,擔心無法通過結婚的面談,會被烙上「假結婚真打工」的污名。

我問阿秋想念台灣什麼?她笑著說,麻辣臭豆腐。
還有,她掛念著工廠門口賣水果的阿嬤,頻頻問男友:「阿嬤最近好嗎?」她也記得公園裡的流浪漢,
男友說:「自從妳離開,就沒人給他東西吃了。」

我想像著阿秋在台灣時的生活:
她每天刷洗廁所,做著多數台灣人不喜歡的髒工作,她努力珍惜這份工作,儘管沒有合法的證件。
她在路上看見警察,即便是在指揮交通,也讓她不由自主地手心發汗,壓低頭快快走過。
如果生病,她不再有台灣健保的保障,只能祈求佛祖保佑她的健康。在法律邊界與種族歧視的迷霧中,她泅泳生存,但對於身旁的台灣底層人群,
她微笑伸出友善的雙手,慷慨地分享她手中所有的,儘管不那麼多。

飛機即將降落,捲髮越南郎張望著想要看見窗外夜景,可惜航空公司把我們劃到最差的位置,機翼遮住了大半的窗口,
只能從角落瞥見燈火的亮亮閃閃。「台灣,漂亮!」他仍滿意地伸起大拇指說。

安全帶的警示燈還未熄滅,他和伙伴們就緊張地站起來準備,每個人都拿出一個信封袋,緊緊抱在胸前。
信封袋上用大字寫著個人名字和工廠地址,身上的外套則有人力仲介公司的名號,這些是他們的標籤,仲介將據此指認,隨即將這些勞動力商品,
運送到台灣各不同角落。

走出機艙,我向他們揮手告別。
已經快晚上十點了,他們還要搭車到台中台南等不同工作地點,等待著他們的,是一段陌生、不確定的旅程。
我默默祝福他們,一路平安幸運,也暗暗祈禱,台灣,請不要虧待他們。

(作者為台大社會系副教授)

長照, 十年長照, 長照整合, 長照服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