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仲介統計:台灣是印尼心目中的第一選擇

外籍看護

根據內政部和眾多外勞仲介公司最新的資料顯示,截至今年九月底,在台印尼籍勞工人數已達十八萬七千人,佔所有國籍外勞的四二%。
外勞仲介公司表示:不但台灣雇主喜歡用印尼移工,台灣也是許多印尼勞工心目中的第一選擇。

對台灣人來說,最熟悉的移民,是印尼臉孔,目前台灣有十八萬七千名印尼幫傭,以及兩萬七千多位印尼外籍配偶,相當於花蓮縣一半人口,
是台灣最多的外來新住民。他們是鄰居、是幫手、也是家人。

但除了她們打掃、倒垃圾、推輪椅、接送小孩的身影外,我們對她們的了解有多少?

風塵僕僕來到雅加達機場附近的外勞仲介公司、人力仲介公司,一進門,穿著綠色棉質T恤,左胸上還繡有鮮明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值日生,
靦腆地向我們問好。每個月有一百多個印尼勞工,在這裡接受烹飪、急救、照護、家居清潔和簡單語文的訓練,等待前往國外工作。

「在主人家要:勤勞、聽話、細心、主動、體貼、誠實……,」一個班級裡,有三十幾位受訓學員,以濃厚的印尼腔,朗誦著老師編寫的華語課文。

關懷外籍勞工多年的《立報》副總編廖雲章指出,印尼人個性溫順,已是各國勞工脫逃比率相對低的。
「通常是老闆給的工作多到他們無法負荷,或是被朋友誘惑,說外面有錢更多的工作,才會鋌而走險。」

外面的世界存在不少凶險。印尼勞工受騙、被利用,甚至有被人口販子出賣的。即便被警方救回,暫住在收容所,身心已傷痕累累。
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幫忙,有時需要出庭為印尼外勞翻譯的丁安妮說,印尼工受虐和超時工作的例子不少,她就必須找警察,一起去幫忙解救被雇主
虐待或禁錮的勞工。對丁安妮來說,融入台灣社會,也是個需要堅持信念,不斷努力的奮鬥過程。

十二年前,家住中爪哇大城三寶瓏的丁安妮,也像這十八萬七千名印尼外勞一樣,懷抱夢想,遠渡重洋到台灣工作。
「我那時二十二歲,一心想到國外看看。當時的印尼,沒有什麼工作機會,女孩子就業的更少,而且薪水不高,」她說。
但家人怕她被騙,十分反對。她費盡唇舌,說服家人讓她來台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到醫院照顧一位老爺爺,老爺爺的孫子經常來探望,後來與她相談甚歡,成為她的丈夫。

「安妮.斯里罕迪尼」冠上了夫姓,成了台灣媳婦「丁安妮」。不過,安妮從外籍勞工變成外籍配偶時,卻感受到社會的差別對待。
「在醫院當看護,別人也不會用奇怪的眼光看你,」安妮原本平和的語氣,這時明顯帶了情緒:
「可是結婚後,竟然有人問,你是不是因為錢才嫁給你先生?根本不是這樣的,聽了很生氣。」

早上,在台灣唯一的印、泰、越文報紙《四方報》擔任印尼文編輯,丁安妮一邊工作,每天晚上念補校,竟然還有時間考到丙級廚師執照;
但她依然樂在其中,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而且畢業後,還要念大學。
瘦削高佻,臉上總是掛著甜甜的微笑,丁安妮對所有事情都積極認真,也關懷著周遭的親人朋友。

「外配的孩子,很多都沒自信,甚至不願承認自己的媽媽是外配,」她皺著眉頭表示,女兒國小一年級班上的二十七個同學中,
就有四、五個是外配的孩子,比例並不低。
「社會對外配不了解,外配就更應該努力融入社會,」安妮以堅定的語氣說。
在農委會十月中舉辦的二○一二台灣米博覽會中,丁安妮以印尼炒飯,勇奪「新移民料理賽」冠軍。
「台灣米比較黏,要煮出印尼家鄉味的炒飯不太容易,」但靠著一雙巧手,讓台灣的紅蔥頭、大蒜、蔬菜、海鮮,加上印尼的甜醬油和辣椒醬後,
讓評審驚為天人。如何讓總數超過二十萬的印尼勞工和新移民,像印尼的辣椒醬與甜醬油一樣,融合在台灣的社會中,併發出最美的滋味,
將是台灣需要努力的一個方向。

 

長照, 十年長照, 長照整合, 長照服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