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仲介專家看待國際移工的思鄉之情

外籍看護

人力仲介專家許家畯先生,非常有同理心的感受到國際移工的思鄉之情,他走訪印尼等地、接觸眾多外地的外勞仲介公司!

「老闆好,我叫瓦蒂,今年28歲,我會好好工作,我會煮飯,我會照顧阿公、阿嬤,我不會想家。」
「我不會想家???」,當時我第一次到印尼挑選家庭看護來台工作,不會想家,這句話給帶給了我很深的震撼。
我立刻問了身旁的印尼外勞仲介,為什麼要教他們這麼說?
印尼人力仲介表示「每個人都要講這一句啊…因為老闆都很怕,女傭找過去,每天都在想家,就不會工作了,這都是教好的」!

不想家,怎麼可能!
對於這樣的教育訓練,我心裡充滿疑惑與不捨。疑惑是這樣的訓練,真的有可能讓看護不想家嗎?不捨源於離鄉背井之後的思鄉之情,感同身受。

「想家,可是不能想,不能思念家鄉,不能影響工作,工作,才能給家裡比較好的生活」

工作關係,我經手過不少外籍看護,他們離開自己的家,從熟悉的故鄉遠航,來到全然陌生的職場,同時也是未來3年必須生活的「休息去處」,
母國的教育訓練,只提供非常簡易與教條式的課程,然而再多的課程,實際與職場銜接仍有一定程度的落差,移工與雇主之間,從接觸經驗,
語言傳達、宗教信仰、生活習慣等差距都可能造成誤會,作為人力仲介業者減少兩方之間的摩擦,一直是我工作很重要的一環。

偶然在一次的學術場合裡,聽及在場學者討論看護工作性質的特殊性,除了專業技能培訓之外,照顧工作更重要的是情緒陪伴,
察覺受照顧者的生理和心理狀態變化,感同身受是一項非常重要的部分。
所以照顧者面對受照顧者不僅是付出體力的勞動,也包含情感的勞動。
外籍家庭看護遠渡重洋進入了台灣人的家庭,協助或代替我們照顧家中長輩,依照我國當前家庭看護制度規範,照顧者與受照顧者同住,
工作場域和私人領域之間難以區分,即便處於休息時段,仍無法擁有完整的獨處時間,時時處於待命的狀態。

而家庭看護工作的特殊性,使其即便人在外頭,但心卻離不開工作環境(生活地方),完全不同於體力勞動只需放鬆數小時即可,
暫從工作崗位離開,但受照顧者的狀態,仍使其精神不得放鬆。如何讓在台灣224,628的外籍看護工能夠擁有適當且完整的休息時間,
令其情緒勞動得以紓解,是現況的一道難題。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需求同樣重要;若照顧政策建立在照顧者的犧牲奉獻之上,又從何談提升照顧品質?

根據102年行政院勞委會(現在的勞動部)所推動的「外籍看護工外展看護服務試辦計畫」,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為全國第一家通過實施試辦計畫的非營利組織,我們很幸運地參與弘道的試辦計畫、協助引進全國第一批外籍外展看護工,
來提供走動式的居家照顧服務。

除了首創外籍看護工可以在有長照需求的個案間走動外,她們也有上下班時間,結束一天的工作之後、就可以回到宿舍裡休息,
同儕間還可以分享彼此工作甘苦談:哪個案家對她們很好、會拿好吃的來招待,哪個個案很討厭、會毛手毛腳…無形當中,
身心的勞動都得到紓解,不但服務的口碑良好,更能避免雇主不當對待、或指派規定外工作…等違法事件發生。

經歷這些年從事外勞仲介業務的經驗,以及嘗試參與一些學術討論,
讓我反思到這些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以及雇主之間的摩擦,生活習慣、文化適應與個人權益等都需要被納入考量。
而對於異鄉生活的外籍看護工而言,身心的調適與修復非常重要,況乎照顧工作隱含的情緒勞動。若希望提升照顧品質,不應忽略這些因素。
外籍家庭看護協助我們陪伴家中長者,讓台灣人放心在其事業打拼奮鬥;什麼樣的方法,才能兼顧外籍看護與家中長輩之權益,值得我們細心思考,
因此勞動部當前推動的「外籍看護工外展看護服務試辦計畫」,需要更多討論與關注。

長照, 十年長照, 長照整合, 長照服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